南粤文化遗产视频 雷州“高跷龙”

仰躺书写六载 典籍注释面世

来源:广州日报
浏览量:99
时间:2019-03-06

三十卷本《琴轩集》为明代重臣陈琏的著作,是东莞文化遗产的璀璨明珠。如今,《琴轩集》已是海内孤本,由香港“学海书楼”收藏。此书在600多年前写成,通篇均为文言文,行文深奥。

为了方便后人阅读,陈琏的十七世孙、今年81岁的重度残疾老人陈发枝凭借坚强意志,每天仰躺床头书写编译,历经6个春秋、三易其稿,去年底完成白话文《琴轩集注释》一书,全书175万字,今年3月1日在厚街首发。“尽管我双腿瘫痪已经50年,但我依然可以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智慧的大脑完成《琴轩集注释》,让陈琏先贤的作品惠及大众,那是人生最幸福、最快乐的事情。”陈发枝说。

用白话文为“东莞第一大著作”注释

3月1日,《琴轩集注释》在东莞厚街首发。厚街镇镇委委员陈剑峰表示,《琴轩集》是东莞厚街明代乡贤陈琏的代表作品,是厚街乃至东莞的优秀传统文化作品。但由于通篇均为文言文,且无标点符号,现代人阅读起来十分困难,造成《琴轩集》的价值难以推广。“陈发枝攻坚克难,以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和努力为《琴轩集》这部经典传统文化典籍做注释,使得《琴轩集》以白话文的形式展现给广大读者,为挖掘东莞本土历史文化、传颂东莞本土杰出人物发挥重要作用。”

陈发枝在首发仪式上说,他的愿望就是通过自己的笔,把琴轩公陈琏的生前形象重现世上,让世人学习陈琏为官就是为民,学习陈琏的高尚道德和情操。

《琴轩集注释》共175万字,分为上、下册。3月1日,东莞市厚街镇文广中心向东莞市莞城图书馆赠送了新出版的《琴轩集注释》。通过注释,广大读者可以更好地读懂东莞本土文史学家陈琏的著作,更好地挖掘东莞的历史文化和学习陈琏的人文精神。

据东莞著名文史专家杨宝霖考证,1441年出版的陈琏著作《琴轩集》是东莞有史以来第一大著作。陈琏本人的政绩诗文,在《广东通志》《广州府志》《广州人物传》《东莞县志》都有记载。

为了方便后人阅读《琴轩集》,当杨宝霖老师找到陈发枝,让他给《琴轩集》文章进行翻译释注时,陈发枝便有了用白话文释注的想法。2010年,他正式向东莞市厚街镇桥头村族人提出这个想法,得到了他们的认同、支持和帮助。从2012年开始,他便开始仰躺在床上,编译《琴轩集注释》。

车祸致下肢截瘫开启崭新人生

前天下午,记者来到莞城松柏街的一栋小楼,见到了陈发枝。此时的他正仰躺在床头,撰写他的第四部著作——《琴轩外转》。一支钢笔、一块垫板、一沓稿子,就是他文学创作的主要工具。

谈及自己的人生经历,陈发枝并没有流露出悲观、消极的情绪。1938年出生的他小学、中学的成绩都非常优秀。1959年他考入华南工学院(华南理工大学前身)建筑系,1964年毕业后被分配到贵州省物资储备总公司,从事建筑设计工作。但不幸的是,由于1969年秋天的一次公差车祸,致其下肢截瘫。在冷酷的现实面前,陈发枝用钢铁般的意志、自强不息的毅力和强烈的求生欲望,开启了自己崭新的人生。

受伤出院后,他先在街头画炭相谋生。随后,他利用自己所学,画建筑图谋挣钱。后来因臀部肌肉日渐萎缩,不能久坐,他便仰卧在床上开始了文学创作。他用7年时间书写了个人首部72万字长篇小说《旱龙乡》。此后又写了一本《茯苓集》,用来纪念母亲。

臀部肌肉萎缩练就仰躺写作本领

“我的双腿已经瘫痪50年,臀部肌肉的萎缩情况越发严重。我无法长时间盘坐,只能仰躺着写作。”陈发枝说。记者留意到,即便陈发枝双腿骨瘦如柴,但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陈发枝回忆说,在过去6年的时间里,他每天至少仰躺在床上书写不少于5个小时。“若长时间坐着写作,臀部肌肉受到压迫,容易长褥疮,那很难治愈。而仰躺写作,我可以随时更换臀部的受压位置。”

陈发枝还告诉记者,为了便于他编译时查阅、核对相关资料,他的床边柜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参考书,如《琴轩集》复印本、1939年出版的《辞源》等。

为准确注释《琴轩集》翻阅大量资料

“《琴轩集》注释甚于文学创作,因为注释工作包含大量文史资料、纪年、人物等,况且年代久远,当时的背景难以复原。”陈发枝说,《琴轩集》一共有5册、35万字,内含956首诗、576篇文章等,全是文言文,因此要为《琴轩集》注释绝非轻事。

《琴轩集》的字词比较偏僻,这给注释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陈发枝为准确注释出每一个字词而翻阅大量资料,连1939年出版的《辞源》都翻出来了。他以《辞源》为标准,一个个字词对照注释。

最让陈发枝头痛的是注释人物,因为很多人物都是无名无姓的。如《武公书》一章里有一个人物叫“庶子泉”,这个名字只是一个代称,无名无姓难以知道这个人的真实姓名。为了找到这个人的姓名,陈发枝查找了大量资料,才得知这个人是唐朝一个妃子生的儿子。但为了找出是哪个妃子所生,他又查阅了大量唐朝的书籍,最终才查到那是妃子李幼卿所生之子。

像这样反复查找许多资料才注释出来的例子还有很多。陈发枝还试过把注释出来的稿件不小心删掉,后来又花了3个月才将删除的部分重新注释出来。

此外,三十卷本《琴轩集》已是海内孤本,由于早年保存欠妥,导致一些书页中的字词遭虫蛀、风化而缺损。

为了让注释准确,一方面需要注释者上下文细细推敲,一方面还需要注释者不断琢磨,查找相关资料来佐证。

正因为如此,首次完成《琴轩集》5册注释后,陈发枝还进行了多次修改,为此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最终,他耗时6年时间,完成《琴轩集注释》。

如今,陈发枝的第四部著作——《琴轩外转》已书写了67个章回,有望在今年年底完成、明年出版。

陈发枝说:“我希望用自己的笔把陈琏光辉的一生呈现出来,让陈琏‘有血有肉’,让更多人了解他、记住他。”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