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民间古建保护陷困局

大精美的各式木作,色彩鲜艳的彩绘、壁画以及精巧绝伦的雕塑,构成了蔚为大观的山西古代建筑艺术。在我们熟知的已经被国家及省市县定级保护的文物古建之外,山西民间还散落着灿若晨星的早期建筑,古代的寺庙、石窟、宝塔、城堡、楼台遍处皆是,他们共同成就了山西古建筑的独特魅力。

然而,千百年来沧桑巨变、岁月侵蚀及人为破坏,这些散落在民间的历史遗存,正面临房倒屋塌,且屡屡被盗的尴尬处境。今年以来,山西警方破获的民间文物被盗案就达上百起。如何加强民间古建保护,留住祖先遗产的话题再次被频频提及。

现状堪忧

风雨飘摇古建伤怀

山西是全国文物资源大省,素有“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博物馆”之称。其文物建筑深沉雄健,庄重大气,是中国北方建筑的杰出代表。在去年结束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山西共登记不可移动文物53875处,其中文物建筑多达28000余处,占文物总量的近50%,无数精美绝伦的石雕、木雕、砖雕、彩塑、壁画等艺术珍品,保存在这些古建筑内。其中,在晋东南的晋城、长治和运城等地区聚集着大量我国古代早期的木结构建筑群和木头雕像,数量占到全国的75%。

这些古代建筑,按年代、品位等标准分别被列为国家级、省级、市级及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同时有数量众多的早期建筑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因年久失修,人为破坏,缺乏基础设施及未能合理利用等因素,在岁月风雨侵蚀下,这些缺乏保护的早期建筑或被垃圾火患包围,或荒废山野,迅速破败,现状不容乐观。

更为痛心的是,文物盗贼的黑手也频频伸向这些遍布城市乡镇自然村落的历史古建。今年2月9日,五台县福田寺门前的一对明代绿色石狮被盗,民警侦查中,该县乡镇再次发生石狮石鼓等民间石器被盗案件。3月20日,晋城警方经过三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打掉两个文物盗窃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些盗贼疯狂作案65起,大量早期古建中的精美石墩石鼓被盗卖。“雕梁画栋剥五彩,青砖绿瓦露长梁。应是玉帝常栖地,今时枯草满围墙。”这是一位网名为“爱塔传奇”的古建发烧友在其博客中引用的网友诗《古庙伤怀》。4月18日,“爱塔传奇”在网上推出一项名为“抓住文明余脉——山西早期木结构古建筑调查”的筹款活动。这位五次探访山西民间古建,被那些惨遭风雨侵蚀、坍塌毁损严重的早期木结构古建现状刺痛的小伙子,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断呼吁,促使更多的人加入到自觉保护民间古建的队伍中,抓住这些代表着华夏文明的“余脉”。“山西长子大南石地藏庵,明代,已经渗水多年,屋顶整片的椽子全都朽了,大殿坐东朝西,尤其是南缝大梁根部腐蚀迹象明显,如不进行支护,很担心它会断掉。”“山西长子团城三教堂后殿,老乡说这座殿已经倒塌了十几年,现场只剩下几根石柱”……微博中,“爱塔传奇”寥寥数语,惋惜痛心之情溢于言表。

喜忧参半

巨额拨款杯水车薪

据了解,这几年,国家拨付给山西的文保经费在全国来说算是最多的。据不完全统计,“十一五”期间,国家文物局投入我省文物保护专项经费35539万元,年均7100余万元,最高年份2010年为9535万元。另有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专项经费6444万元,抢救性文物保护设施专项资金10029万元。

国家文物局还把山西南部的早期建筑修缮保护列入了全国文物保护重点项目,投入4亿多元巨资,对我省长治、晋城、运城、临汾4个市的34个县(市、区)域内,现有元代及元代以前木结构建筑的105处国保单位实施专项整体修缮保护,成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史上一项规模空前的重大工程。长治市27处山西南部工程项目中,平顺县九天圣母庙修缮工程已完工,潞安府城隍庙、长子崇庆寺、武乡会仙观、屯留宝峰寺等4个项目已开工,1000余万元的修缮工程款已拨付到位。

2011年5月25日,山西省政府与国家文物局在太原签署加强山西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合作框架协议。在山西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传承和利用工作诸多方面达成了共识。

国家经费在增加,山西省政府拨付的文物保护经费也翻了一番,从去年的3000多万元涨到6000多万元。“十一五”期间,山西11个市在文物保护上的总投入是1个多亿。文物保护指标也被列入了市级县级政府的考核指标。据了解,我省的文物保护机构及执法队伍设置在全国是最全的。省里将每年300万元文物保护员工资,也列入了财政预算。

每年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的文保投入,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是,相对于数量众多的早期古建,这些经费也许只是杯水车薪。“晋城是古建遗存最密集的地方,这几年国家对文物保护工作非常重视,但相对于财政收入的提高,晋城市级财政对文物保护的投入却迟迟没有跟上,连续6年都只有180万元。古建筑的修缮难度较高,稍作修缮就费用很大。”晋城市文物旅游局文物科科长张建军告诉记者,国家的经费主要用于国保,省里的经费大部分用于省保,市保与县保单位投入较少。据了解,全省有近60%的县没有将文保资金纳入到县级财政预算。

经费捉襟见肘,而文物保护方面的人才也奇缺。据了解,山西有资质承担古建维护的施工单位有18家,只有4家有甲级资质。现在的施工单位都是和钢筋混凝土打交道,搞木建的越来越少。有资质有能力做文物保护的技术人才非常有限。古建的修缮,仅凭这18家施工单位,根本做不过来。

不留遗憾

政府民间共同趋力

面对房倒屋塌,且屡屡被盗的早期古建筑,民间和政府都在苦苦寻找保护良策。文物保护是一项公益性的文化事业,仅仅依靠政府投入显然不够,如何从“政府保护”向“社会化保护”过渡是人们思考的重点。“理论上,文物都应该得到保护,但实际上没有一座城市可以同时对所有控保古建筑加以修缮,这样的投入将是一个天文数字。”张建军曾试图成立一个文物保护基金会,但是因为筹集不到200万元的设立资金而搁浅。他希望发挥古建所在村村委会及村民们的积极性,引导他们自觉保护身边的古建筑。在晋城文物旅游部门及政府的推动下,高平市良户村,沁水县湘峪村等村民自筹资金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修缮古庙宇、古民居。2010年7月,晋城市政府出台《关于对民间捐资维修文物树碑铭志的决定》,捐资180万元维修陵川县玉皇庙的高平人苏合儿,成为晋城市政府立碑表彰的第一人。

一种观点认为,与其让古建筑在风雨中坍塌,不如引进社会资本,对其保护并加以利用。应该动员全社会的力量,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抢救古建筑。临汾曲沃县在2010年出台了《曲沃县古建筑认领保护暂行办法》。2011年6月14日,曲沃县神泉村的黄帝庙、义城村的黄帝庙、西海村龙王庙等三座古寺庙被4位当地企业家认领,并投入资金进行保护,做了一个有益的尝试。但具体的实施中,还存在着产权和使用权等方面的困惑。

防盗也是一个难题。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和相对低成本,使盗贼肆无忌惮。2006年5月左右,晋城玉皇廊28宿彩塑中最精彩的一尊角木蛟彩像头像被锯断盗走。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得知后,在其政协提案中特别呼吁在文物部门设立文物警察。

为保护文物安全,山西省文物局正在全省范围内安装“一键报警”系统,将报警处和文物单位报警中心及公安各部门连接起来,实现实时报警。目前,该系统的建设与设备安装工作已全面完成,已进入实施阶段。

每座古建筑都是不可再生的历史财富,保护他们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只有全社会行动起来,未来的我们才不会留下遗憾。

编辑:袁锐